12月14日安洁科技涨停分析:元宇宙5G华为产业链概念热股
首个国产元宇宙百度“希壤”正式开放内测 产业链发展进度或超预期
华为云音视频产业伙伴共话“元宇宙”
拥抱元宇宙投资大未来 富国中证消费电子主题ETF盛大发行中
快看!首个公开加仓“元宇宙”的基金来了!究竟买了啥?
17家机构联合发布《促进数字藏品健康发展 推动数字经济元宇宙产业落地宣言
元宇宙新能源 银河绩优基金经理激辩2022投资方向
32亿元买元宇宙房产国内第一批炒房者已经被套了
价格从18万跌到18元元宇宙房地产遭遇“第一场寒冬”
MetaCon元宇宙技术大会来袭助力生态圈应用场景落地

韩国 All IN 元宇宙中国需要警惕什么?

但同时 2 月,Meta 和 Roblox 的年度财报都不好看,投资者纷纷投上了不信任票,公司市值和股价急剧缩水。

两家明星公司的走低让坚信元宇宙是未来趋势的人们产生了动摇。不过很快,他们就找到了新的内心支撑。这一次,给予元宇宙行业信心的不再是一家公司,而是一个国家——韩国。

截至目前,韩国政府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有关新技术的倾斜政策,而 5G 和 XR 是这些政策中的核心。随着元宇宙概念的深入人心,韩国政府不断调整他们的施政方向。

无论是将韩国国内的文化产品搬到元宇宙平台上,还是政府议员跑到元宇宙平台上宣传自己的施政纲领,韩国对于元宇宙的态度和措施不可谓不激进。

这其中,首尔是投入最为坚定的一个。2021 年底,首尔制定了详细的五年计划,希望把自己打造成为元宇宙城市。政策的支持之下,韩国出现了大批元宇宙概念的公司。接受软银投资的 ZEPETO 是其中发展最快的一个,知名 IP、时尚品牌以及公共设施都和 ZEPETO 实现了联动。

韩国发力元宇宙,一方面体现的是他们十分重视智慧城市的建设,元宇宙也是最容易出成绩的一个领域。另一方面,新冠病毒的持续流行引发了实体经济的不稳定,韩国社会贫富差距不断扩大,数字经济的振兴已经成为政府当务之急的选项。

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韩国市场狭小,所以他们从来不会放过任何走向全球的机会。科技产品是如此,文化产品也是如此。恰巧,元宇宙平台集合了这两点元素。值得一提的是,元宇宙平台与 NFT 的关系紧密程度,让先行一步的韩国人有了将部分文化产品 率先上链 的机会。

src=同为东亚国家,拥有相近的文化习惯,韩国在相关领域的先行发展可以为中国元宇宙行业提供一定的借鉴意义。与此同时,韩国在元宇宙领域进行文化层面的输出,也是非常值得中国警惕的。

2020 年底,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发布了《沉浸式经济发展策略》。这份发展策略中,文在寅政府的核心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截至 2025 年,沉浸式经济要创造高达 30 万亿韩元的经济效益,而韩国将进入全球 5 大 XR 先导国家的行列。

自此之后,文在寅政府出台了不同的措施来推动这一目标的实现。其中,最具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就是成立元宇宙联盟。

2021 年 5 月 18 日,韩国信息通讯产业振兴院联合 25 家机构和企业成立元宇宙联盟。同年 11 月 9 日,韩国元宇宙产业协会(K-META)正式成立。这两个政府机构的成立,标志着元宇宙已经和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一道,成为了韩国发展 5G 产业的重点项目。

src=当政策层面构建完善之后,往往需要一个重大事件作为契机。对于韩国而言,两年后在江原道举办的国际冬青奥会就是对外展示元宇宙发展的最好窗口。

根据现有规划,2024 年举办冬青奥会的江原道已经开始布局元宇宙平台的建设。开幕前,江原道将会通过当地的自然环境、文化元素和冬奥会场馆的特殊性,搭建一个较为完整的元宇宙平台,为参赛的运动员提供更多交流的空间。

事实上,今年开始江原道市许多机构已经把他们的活动搬到了元宇宙平台上。上周,江原道的江陵永东大学 2021 学年的学位授予仪式就成功地在 Metaversity 元宇宙平台上举行。

相比江原道市,韩国首都首尔的规划则显得更为激进。去年 11 月,首尔市长吴世勋提出了首尔的 2030 愿景,元宇宙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预计从今年起,首尔将分三个阶段在经济、文化、旅游、教育、信访等市政府所有业务领域打造元宇宙行政服务生态,而他们的终极目标则是要成为一个元宇宙城市。

src=首尔市的元宇宙产业率先发力的自然是文旅产业。去年 6 月,旅行公司 TRAVOL UTION 在知名云宇宙软件 ZEPETO 上推出了 首尔 PASS 活动。商家在 ZEPETO 上创建了石村湖和乐天世界等虚拟空间,用户可以在这些空间里寻找打折券,并运用到实际的消费中。

和大多数文化产业一样,韩国元宇宙产业并没有受到 Meta 和 Robolx 等外来企业的冲击。早于政府关注,韩国就已经成长起一批本土的元宇宙公司和平台。这些公司中,不仅有元宇宙女团 AESPA 和数字人 ROZY,更有走向全球的元宇宙平台 ZEPETO。

作为 Naver 子公司 Snow 孵化出来的虚拟社交软件,ZEPETO 与 Roblox 类似。它的核心玩法就是创建虚拟形象,然后使用虚拟形象在元宇宙平台上进行社交。简单的聊聊天,迪斯科派对唱歌,甚至是大自然中露营,用户可以利用官方或者自制的地图来体验更多可能性的虚拟世界。

src=ZEPETO 向元宇宙进发的第一步来源于和韩国偶像公司进行联动合作。平台上线初期,ZEPETO 推出了 BLACKPINK 和 TWICE 等多个偶像团体的虚拟形象,并组织了多次虚拟粉丝见面会。2020 年 9 月的 BLACKPINK 见面会,吸引了超过 4000 万的用户参与。

Naver 手中不仅有偶像直播资源,漫画和影视 IP 联动也是他们的优势领域。旗下的漫画平台 Webtoon 近年来涌现了诸多热门漫画 IP,改编成电视剧的《True Beauty》是比较突出的一个。去年 8 月,ZEPETO 就上线了一系列《True Beauty》的虚拟形象,受到了漫画粉丝的欢迎。

src=影视 IP 的推广也是如此。《鱿鱼游戏》的热度席卷全球之后,韩国文化部立即在 ZEPETO 上线了《鱿鱼游戏》的地图。用户不仅可以游玩一二三木头人,还可以亲自体验《鱿鱼游戏》中的生活。

ZEPETO 走向大众的另外一个主要契机,来自于联动多个全球知名时尚品牌。

ZEPETO 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用户购买服饰所进行的充值。尤其是最近几年,Ralph Lauren、Gucci 和 Dior 三大时尚品牌纷纷选择在 ZEPETO 上推出虚拟服装,深受女性用户的欢迎。Gucci 甚至在 ZEPETO 上开设了一家专门的专卖店,为顾客提供个性化的虚拟体验。

三大时尚品牌之所以选择 ZEPETO 进行营销,自然是看中了这一平台上的女性用户。

src=根据统计,目前 ZEPETO 已经吸引了超过 2.4 亿用户,其中 70% 都是女性用户,尤其是 13-24 岁之间的年轻女性。这些女性用户都是时尚品牌的主力消费人群。购买虚拟时尚品牌成为常态之后,向现实生活进行转化并不是一件难事。

除了时尚品牌之外,汽车 4S 店、便利店、咖啡店、大学、博物馆等等,几乎你能想象的韩国主流的商业品牌和公共设施,几乎都选择了进驻 ZEPETO。

更为激进的是,韩国许多政客已经将竞选活动搬到了 ZEPETO 上。目前执政的共同已经在 ZEPETO 平台上建立了中央党部,竞选候选人可以在虚拟空间里与选民直接交流。前代表李洛渊也在 ZEPETO 上开设了自己的办公室,开放当天就立即吸引了 2000 人访问。

src=整个平台的生意越做越大的时候,ZEPETO 自然吸引了大量巨头的关注。Naver 本身就是韩国国内的科技巨头。而在去年 11 月,ZEPETO 完成了他们 B 轮融资,总价值高达 1.9 亿美元。其中,软银集团的愿景基金一家,就投入了 1.5 亿美元,足见软银对其重视程度。

无论是政策规划,还是本土企业的扩张发展,韩国元宇宙只用了短短两年时间就形成了规模化发展。探究这背后的规律不难发现,韩国政府发展元宇宙,不单单是看中了数字经济和智慧城市未来的前景,更是与韩国政府解决新冠时代经济下行问题相挂钩。

早在 2009 年,韩国政府就已经开始进行智慧城市 U-City 规划,前后分别经历了三次变革,最终形成了现在韩国对于智慧城市的建设方案。

韩国最新的智慧城市规划出台于 2019 年,主要试点城市包括了世宗和釜山。在韩国看来,元宇宙技术的加持下,现实的物理空间将会得到进一步延展,原本的城市也可以在虚拟空间中进行数字化改造。

同时,在地理空间信息、数字孪生、大数据等数字技术的加持下,元宇宙将赋能城市管理部门,实现对城市的实时化、精细化、动态化运营。

首尔已经走出了这一步。去年 11 月,首尔政府对外透露他们将开设一个元宇宙平台 元宇宙首尔 ,目的就是要构建一个完整的城市虚拟生态系统,并将部分的经济、旅游、文化、教育和公民服务搬到线上。

耕耘智慧城市是韩国坚持了超过 10 年的城市规划,而现在韩国社会的一些现状,也驱使着韩国政府进一步推动元宇宙技术的覆盖。

新冠病毒的持续流行,使得韩国文旅产业遭到的严重的打击。今年韩国商圈的地位实现了洗牌。受旅游因素带动的明洞商圈出现了地价大跌 8.5% 的状况,商家纷纷关门。一些有经济头脑的商家开始逐步把生意从线下搬到线上,元宇宙显然是一个接触主流消费群体的绝佳方式。政府也在推动类似的措施,进而恢复旅游产业。

src=去年 11 月,韩国观光公社举办了 来韩国玩吧 元宇宙观光活动。ZEPETO 平台上推出了黄里丹路和乔村韩屋村、瞻星台和天马冢、鲍石亭等韩国文化和历史遗产地图,游客可以足不出户体验这些名胜古迹的魅力。与此同时,首尔博物馆还将他们馆内的韩国国宝转化成 NFT,放到元宇宙平台上售卖,每个售价约为 87000 美元。

另外,韩国社会的贫富差距问题已经足够明显,新冠病毒的流行则进一步拉大了差距。

江原大学产业工程学教授金相均曾表示,韩国的 MZ 世代 (1980-2000 一代年轻人),一出生就赶上了全球化浪潮,他们大多数人都不认为元宇宙是现实生活的替代品,反而应该是现实生活的一部分,因此他们对于元宇宙技术是十分狂热的。新冠带来了韩国青年近 10% 的高失业率,将更多精力投注到虚拟世界中成为了这些青年的不二选择。

这种狂热最终引发了韩国年轻人对待元宇宙技术的畸形看法,比如很多年 MZ 世代在身背债务的情况下,把 咸鱼翻身 的可能放到了炒作加密货币的身上。根据《韩国时报》的统计显示,目前韩国近四分之一的大学生都在购买加密货币 Crypto,他们接触到 Crypto 的机会正是来自于元宇宙平台。

多种因素交织到一起,使得韩国政府决定投入大量资源支持元宇宙技术的研发。然而,元宇宙技术固然可以缓解韩国出现的一些社会问题,但仍然停留在治标不治本的阶段。当社会问题无法解决时,韩国政府是否还会持续支持元宇宙技术的推广没有人能预测。

如果把目光拉回中国,不难发现中国民众的整体社会情绪和韩国仍有较大差距,韩国元宇宙领域也拥有较为明显的先发优势。依靠元宇宙发展传统文化和旅游产业,是新冠病毒持续流行的当下,值得中国从业者借鉴的。

也可以看到,韩国对于文化遗产的重视程度远超想象。率先发力的他们已经将诸多重要文物转化成 NFT 上链并拍卖。尽管目前并没有引发争议的数字藏品出现,但介于此前曾多次发生传统习俗抢注的情况,韩国正在把元宇宙平台作为下一个文化外宣的重要平台进行推广。

相比韩国,中国的文旅资源更加丰富,幅员辽阔的国土和五千年的历史使得中国拥有大量的自然风光和名胜古迹。近年来,游戏与文旅的结合已经形成了行业趋势,而元宇宙则进一步提升了互动性和社交性,延展了游戏所无法覆盖的信息量。

显然,国内也具备相关技术把历史古迹转化成为 NFT 产品。看到韩国在元宇宙领域的诸多布局之后,中国的元宇宙行业应该行动起来,发挥我们的技术优势,让中国的文化旅游资源价值最大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