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30日

ror体育-电竞及体育赛事竞猜平台

♠《ror体育》国际知名信誉平台,最强PT,MG电子游戏,AG,BBIN真人娱乐,世界杯,欧洲杯体育足球,提供最新在线手机版官方网页客户端网址导航,欢迎登录《ROR体育在线登录》网站入口体验!

走进元宇宙的平行世界!听听专家业界怎么说

■  元宇宙未来的实现路径?■  元宇宙了,我们会不会更卷?■  虚拟世界会放大人性的恶吗?

日前,复旦大学管理学院2022“瞰见” 对话科创人物开年首讲举办。本次论坛以“‘庄周’与‘梦蝶’——走进元宇宙的平行世界”为主题,邀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信息管理与商业智能系副教授胥正川、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严锋、众墨信息科技创始人兼ceo、校友陈立以及元一畅想创始人兼ceo谢浩,带来不同视角下对元宇宙的多维度解读。

首先,胥正川以“以人为本的元宇宙”为题发表演讲,他认为,工业元宇宙先于消费元宇宙,元宇宙的正反趋向取决于人类。元宇宙意为拓展开来的虚拟空间,包括永恒的数字身份,更多元化、更深刻的用户互动,具有交互、沉浸、协作的特点。

胥正川认为,完整的元宇宙包含七个要素:地,即云空间、算力;门,即进入元宇宙的途径,如vr、ar 等;根,即虚拟人、数字人;天,即虚拟人在云空间里的创作和创意,这构成了数字产品、语音端和创作作品;海,即iot+数据驱动+ai,虚拟人之间形成连接、社交活动之后产生数据,数据得以留存,形成庞大的数据海,就可以驱动ai;宝,即金融体系;径,即数字孪生。

对于未来元宇宙的发展,胥正川指出,从技术层面而言,元宇宙是ai、区块链、云计算、数字孪生、虚拟引擎等数字化技术逐渐发展、聚合的必然结果。技术的组合具备生物体演化的特点,自身就会追求其下一步的完善与拓展。从社会层面而言,元宇宙将进一步降低了一般用户的创作成本和创作门槛,提高创作自由度,激发大众创作热情,进一步释放生产力与创造力,构建下一步网络型社会,实现以人为本的大同社会。从投资层面而言,数字人,云计算,以及数字内容、社交产业、协作工具等是他看好的赛道,且工业元宇宙很可能先于消费元宇宙获得商业成功。

严锋从文学、艺术、人文角度分享了他对元宇宙的看法。他认为,元宇宙是虚拟和现实的结合,是人类古已有之的梦想,承载这种梦想的媒介,尤其是数字技术推动了元宇宙的发展。“文学、绘画、戏剧、电影等描绘出的虚拟宇宙,与实体宇宙在过去是相互分离的,随着科技的发展,两个宇宙的界限开始被打破并不断融合,人类的虚拟活动越来越具有实体性的力量,这种融合的结果就是元宇宙。”

作为多年的游戏玩家,严锋指出,游戏性是元宇宙重要特性之一,并且能够以一种更加自由主动的方式使用户进行原本被动的活动。对于元宇宙的未来,严锋持乐观态度,他认为元宇宙源于人性,同时得到现代技术的支撑,并且符合文明演化升维的路径。随着现实与虚拟互补、融合的不断深入,元宇宙将会带来生活、艺术、科技、游戏融于一体的一种未来的新世界。

陈立发表题为“数字孪生:距离我们最近的元宇宙”的演讲,分享了作为从业者对元宇宙的理解和感受。他创立的众墨信息科技公司目前主要拥有两个产品,3d数字化设计服务和数字孪生平台。xr产品作为元宇宙虚实结合的交汇点,对他来说更多的是一种生产力的工具,助力工业制造,工业管理以及远程培训等。对于xr的发展,他指出,除了应用场景的不断丰富,投资和政策也是两个很重要的因素。

在数字孪生平台的具体应用,陈立以智慧城市为例,通过将现实世界的数据同步到数字世界,不仅能够展示出来这些数据,同时还能设立报警机制和数字的驱动,进行反向控制。先模拟再生产,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此外,也实现了低碳节能,最后达到跟ai的融合,实现全过程智能决策。

谢浩主要介绍了轻量元宇宙的构建。在他眼中,元宇宙的本质是用符号构建一个意义的系统。文字、汇编语言等都是构建虚拟世界的工具之一。未来元宇宙的第一站将是web3.0,但随之也会带来内容生产效率,内容品质、兼容性和运营等四个方面的挑战。

此外,谢浩展示了一些轻量元宇宙的产品,包括一款为宝马中国设计的销售工具,通过虚拟的店面,用户可以实现虚拟逛店,以及一款app,用户通过浏览器、智能手机、vr头显都够容易地访问并参与到真实的空间交互当中。

在活动压轴的圆桌对话环节,胥正川、严锋、陈立与谢浩四位嘉宾共同聚焦元宇宙的发展阶段、实现路径、行业重塑、道德伦理等硬核问题,探讨了元宇宙未来发展趋势及商业机遇。

严  锋 :网络、电脑、移动计算等虚拟现实技术为元宇宙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支撑,但到目前为止,我们仍旧停留在这个节点,没有完全走出来。元宇宙的发展离不开相应的元宇宙级别硬件的升维支持,现有的硬件设备还不足以承载太过庞大的元宇宙构想;所以我想下一个元宇宙的发展节点,应该不只是分辨率等技术指标进一步提高的问题,而应该向着更加轻便化的方向不断发展。如果vr、xr设备没有达到足够轻便化程度的话,那么它是不太可能实现普遍化的。

陈  立 :元宇宙时代的到来一定不是一家独大,而是由大大小小的一系列公司、一系列产品共同构成,相关消费可能会呈现一个爆发式的增长,相关产业也是持续不断地迭代向前。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特别注意中美之间的大国博弈问题,可能会造成东西方市场的分化与隔离:两个阵营里面可能各自产生一些现象级的公司和现象级的产品,然后互相模仿、改造,最终化为自己的东西。

谢  浩 :我个人感觉元宇宙有两个方面可能会比较快地实现落地。一个是虚拟会议,能够比现有的腾讯会议、zoom更进一步,全面提升大家面对面在一起现场交流的感觉,更好地解决人与人之间的虚拟沟通问题;另一个是创意制作,目前的游戏开发可能只是一个开胃前菜,真正的元宇宙空间无限广大,我们有望通过创作手段、创作手法、叙事方式等的创新变革,重塑并丰富元宇宙的整体格局。

胥正川 :vr装备轻便化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短时间内不可能出现。我个人更加看好面向to b市场的工业元宇宙发展前景,去帮助解决工业领域存在的一系列痛点问题。或许正因为够“痛”,所以大家对硬件设备的不便性容忍度也会更高,市场争议也比较少。目前整个to b市场一直在不断向前稳健发展,它直接连通现实,能够对国民经济的增长产生实质性的正面效益。

谢  浩 :ai人工智能已经慢慢替代了人类的很多基础性工作,今后的元宇宙则可能会逐步在创意工作方面进行替代。未来的很多实验可以直接放到元宇宙里面去做,那里拥有无限大的创意策划和实验空间。对于个人来说,工作技能的要求正在从一般性的能力转向创意能力、策划能力、运营能力,我们需要进一步打磨自己的创意表达技能,积极思考在更高维度表达自我。未来,每个人都会有工作,不用过于担心岗位替代产生的职场危机,因为当传统岗位被替代的同时,全新的职业与岗位也在不断涌现,这里面其实有很大的机会。

胥正川 :创意在不同的维度里面有着不同的表达方式,而在未来元宇宙的世界里,这种表达方式可能会变得越来越简单,现在还需要大家用鼠标键盘来进行创作,未来可能脑子想想就完成了,大家逐步回归本源,活好玩好最重要。

严  锋 :不必过于担心元宇宙导致的内卷问题,因为虚拟现实本质上是对现实的资源稀缺性及空间有限性的一种回应。元宇宙将给大家带来的更多是对自由的实现和创造力的释放,把虚拟的东西转化为现实,又对现实进一步地重新解构,从而开拓出无限的可能性。

陈  立 :目前元宇宙所面临的挑战主要还是中美之间的大国关系。如何妥善解决这个问题,将对每个元宇宙企业领导层的政治智慧形成巨大考验。从市场本身来说,中国预计将在2028年左右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单一经济体,产业级市场十分完备,消费级市场又大有可为。如果我们的元宇宙企业能够更加主动与产业互联网形成紧密的连接,积极推动“数字孪生”实践的整合与落地,相信在不远的未来,中国完全有望涌现出非常多的工业元宇宙领域的隐形冠军。

胥正川 :近二三十年深刻影响全球政治经济文化的大事主要有两个——中美关系和新冠肺炎疫情。两者都深刻地改变着世界,并促使人类逐渐步入元宇宙的空间之中。对于中国来说,我们要充满信心地持续发展数字科技,努力学习我们能学习的,积极发展我们不具备的,这样的元宇宙才有未来。

谢  浩 :美国首创元宇宙概念,但目前更多地还是停留于技术层面。中国最大的优势在于庞大且完善的产业链,聚合着人工智能、虚拟现实、显示设备等一整套工业体系储备,可以有效推动元宇宙产业的快速落地。这方面,北京、上海等地已经在积极布局中,目前来看效果还是不错的。我相信,中国工业元宇宙会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发展路径,甚至可能不亚于美国的元宇宙创新。

严  锋 :虚拟世界的恶,本质上是一种欲望,可以向恶,也可以向善,就像核能可以用来造,也可以用来发电。很多东西都具有两面性,希望与挑战并存,所以我们不要回避,而应当积极地去参与、去介入,通过人文的管理和关怀,引导元宇宙世界持续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胥正川 :人性问题亘古不变,技术本身则相对中立,最终元宇宙将去向何方,取决于我们人类本身。“博学笃志,切问近思”,积极向大咖学习,不断提升自己,以更多的正能量直面元宇宙的危与机,这就是应对元宇宙挑战的最佳方法。